HomeAll FilmsThemesGenresDirectorsAboutContactTeamEN

血 蝉

Little Moth

200799 mins|导演 Peng Tao 彭韬


导言

中年夫妇骆江和桂花生活潦倒,膝下无子。他们来到湖北,收养了一个名叫小蛾子的11岁女童。小蛾子的生母早年病故,亲父是个无业游民,酗酒度日,自顾不暇。小蛾子又身患一种俗名为“血蝉疮”的血液性疾病,无法行走。事实上,小蛾子是骆江夫妇用140美金买来的,我们很快发现骆江夫妇并不是出于关爱或同情而收养小蛾子,而是想利用她去城镇街边乞讨赚钱,因为一个生病或残疾的孩子比躯体健全的乞讨者更容易引起路人的同情而获得施舍。他们尝试让小蛾子在不同街区乞讨,却屡屡受挫,先是被一些地痞无赖索取保护费,接着又成为另一个姓杨的小乞丐的眼中钉,因为他们的出现威胁了他的收入。这个姓杨的男孩叫杨小春,只有一条胳膊,曾以兜售假钞为生,他劝小蛾子随他逃跑。他们先逃到了附近的城区,想投奔亲戚,无奈亲戚已经搬走。后来他们遇到了有钱的钟女士,钟女士很同情小蛾子并带她去看病,希望能将她的残疾治愈,不同于杨小春,钟女士能借此成为具有人道主...

中年夫妇骆江和桂花生活潦倒,膝下无子。他们来到湖北,收养了一个名叫小蛾子的11岁女童。小蛾子的生母早年病故,亲父是个无业游民,酗酒度日,自顾不暇。小蛾子又身患一种俗名为“血蝉疮”的血液性疾病,无法行走。事实上,小蛾子是骆江夫妇用140美金买来的,我们很快发现骆江夫妇并不是出于关爱或同情而收养小蛾子,而是想利用她去城镇街边乞讨赚钱,因为一个生病或残疾的孩子比躯体健全的乞讨者更容易引起路人的同情而获得施舍。他们尝试让小蛾子在不同街区乞讨,却屡屡受挫,先是被一些地痞无赖索取保护费,接着又成为另一个姓杨的小乞丐的眼中钉,因为他们的出现威胁了他的收入。这个姓杨的男孩叫杨小春,只有一条胳膊,曾以兜售假钞为生,他劝小蛾子随他逃跑。他们先逃到了附近的城区,想投奔亲戚,无奈亲戚已经搬走。后来他们遇到了有钱的钟女士,钟女士很同情小蛾子并带她去看病,希望能将她的残疾治愈,不同于杨小春,钟女士能借此成为具有人道主义精神的慈善家,从而提高自己的公众形象。与此同时,出于内疚和觉醒的母爱,桂花四处寻找小蛾子。但她自己却成为以杨某和一位女医生为首的人体器官贩子的目标,并即将跌入其布好的圈套。

帕特里齐亚(意大利文化因诺琴蒂基金会,北京),迈克尔·克拉克博士(伦敦国王学院)

Show more

观影笔记

上下文

根据白天光的故事改编,(《血蝉》是导演彭韬(焚尸人)自2006年首部电影《红色雪》之后的第二部剧情长片,《红色雪》则是一部以文革时期山西农村为背景的剧情类纪录片。
自彭韬(1974年生于北京)学生时代的第一部短片《冬天里的故事》(2002)在北京大学生电影节上获得优秀短片奖及他的首部剧情片《红雪》(2006)发行以来,他便被广泛誉为当今中国低预算独立电影从业者中最受青睐的年轻导演之一。他后期的作品,包括《流离》(2009)和《焚尸人》(2009),已在许多亚洲和西方电影节上展映,其中包括横滨电影节,温哥华电影节和鹿特丹国际电影节,并获得了几个重要奖项。彭的电影以使用非专业演员、原生态的外景、自然采光、纪实风格的镜头语言而出名,最难能可贵的是,他的电影,对中国边缘和弱势群体的困境表示了深切同情,这一群体在中国激烈的财富、地位和权力竞争中,从未占有过一席之地。彭韬电影中的许多主人公,都游离在中...

根据白天光的故事改编,(《血蝉》是导演彭韬(焚尸人)自2006年首部电影《红色雪》之后的第二部剧情长片,《红色雪》则是一部以文革时期山西农村为背景的剧情类纪录片。

自彭韬(1974年生于北京)学生时代的第一部短片《冬天里的故事》(2002)在北京大学生电影节上获得优秀短片奖及他的首部剧情片《红雪》(2006)发行以来,他便被广泛誉为当今中国低预算独立电影从业者中最受青睐的年轻导演之一。他后期的作品,包括《流离》(2009)和《焚尸人》(2009),已在许多亚洲和西方电影节上展映,其中包括横滨电影节,温哥华电影节和鹿特丹国际电影节,并获得了几个重要奖项。彭的电影以使用非专业演员、原生态的外景、自然采光、纪实风格的镜头语言而出名,最难能可贵的是,他的电影,对中国边缘和弱势群体的困境表示了深切同情,这一群体在中国激烈的财富、地位和权力竞争中,从未占有过一席之地。彭韬电影中的许多主人公,都游离在中国现代城市社会光鲜社交圈之外的一个灰暗区域,过着漂泊、破败的生活,他们坚忍不拔的耐力,遭遇的难以言喻且无人知晓的苦难,与近年来中国主流电影所描绘的物欲横流的幻想、肤浅的情感和不真实甚至是矫揉造作的经历大相庭径。

迈克尔·克拉克博士(伦敦国王学院),帕特里齐亚(意大利文化因诺琴蒂基金会,北京)

Show more

概要

《血蝉》的故事,强调了许多仍在当今中国盛行的社会医学问题,包括剥削儿童;人体器官的偷窃与交易,以及可能由环境污染所造成的慢性疾病的高发,特别是在儿童当中,比如电影中小蛾子所患的不明血液病。在小蛾子拼命逃离贫穷和剥削但却徒劳无果的过程中,她和她的养父母相继陷入了一系列阴暗人物的魔掌,这些都以纪录片的形式被逼真地描绘出来:剥削儿童和器官贩卖者杨,他的同谋——医院的一名女医生,威胁骆江交保护费的流氓,以及骆的叔叔——当地的犯罪头子和谋杀犯。在彭的电影中,中国社会的下层阶级为了跻身上游而彼此暗算,骗子间互相掠夺,而无辜者在夹缝中生存。人们起初貌似出于善意伸出援手然而最终徒剩自私,与此同时,地位较低的骗子反而可能表现出善意甚至做出自我牺牲。但正如影片在最后几分钟所强烈传达出来的那样,社会的大多数人和政府当局似乎对这些视而不见。该典型的悲剧结局通过“展现”而不是“讲述”的方式表现出来,其轻描淡写的手法...

《血蝉》的故事,强调了许多仍在当今中国盛行的社会医学问题,包括剥削儿童;人体器官的偷窃与交易,以及可能由环境污染所造成的慢性疾病的高发,特别是在儿童当中,比如电影中小蛾子所患的不明血液病。在小蛾子拼命逃离贫穷和剥削但却徒劳无果的过程中,她和她的养父母相继陷入了一系列阴暗人物的魔掌,这些都以纪录片的形式被逼真地描绘出来:剥削儿童和器官贩卖者杨,他的同谋——医院的一名女医生,威胁骆江交保护费的流氓,以及骆的叔叔——当地的犯罪头子和谋杀犯。在彭的电影中,中国社会的下层阶级为了跻身上游而彼此暗算,骗子间互相掠夺,而无辜者在夹缝中生存。人们起初貌似出于善意伸出援手然而最终徒剩自私,与此同时,地位较低的骗子反而可能表现出善意甚至做出自我牺牲。但正如影片在最后几分钟所强烈传达出来的那样,社会的大多数人和政府当局似乎对这些视而不见。该典型的悲剧结局通过“展现”而不是“讲述”的方式表现出来,其轻描淡写的手法正是为了凸显小蛾子处境的悲惨以及更为广泛的社会弊病。

该影片强调了有关儿童保护和针对那些试图以各种方式剥削儿童的罪犯进行法律制裁的有效体系的缺失,以及对医生行为进行法律和职业医学伦理约束的不充分。许多失去双亲的孩子实际上只能自己照顾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像小蛾子和杨小春这些残疾儿童尤为脆弱。

帕特里齐亚(意大利文化因诺琴蒂基金会,北京)和迈克尔·克拉克博士(伦敦国王学院)

Show more

电影艺术

《血蝉》是以绝对直接的纪录片式风格拍摄的,它主要采用非专业演员;原生态的街道和其他外景地点;自然或原始照明;固定的摄像机位和长镜头。其情节并不简单,但叙述方式却朴实无华,没有任何时间上的倒叙或跃进,摒弃了一切复杂的心理探索或其他艺术装饰。故事主要从儿童的角度切入,主演赵会会的表现非常出色。整部影片给人一种颗粒感及粗糙质地,节奏缓慢,似停滞不前,为描绘主要角色的悲惨生活增色不少。它毫不留情,也未做出任何妥协来满足观众对获得慰借和美好结局的期盼。《血蝉》是从内在和下层阶级的角度,来透视中国的绝佳途径,它已经成为独立纪录片和剧情片中的先锋之作。
迈克尔·克拉克博士(伦敦国王学院),帕特里齐亚(意大利文化因诺琴蒂基金会,北京)

《血蝉》是以绝对直接的纪录片式风格拍摄的,它主要采用非专业演员;原生态的街道和其他外景地点;自然或原始照明;固定的摄像机位和长镜头。其情节并不简单,但叙述方式却朴实无华,没有任何时间上的倒叙或跃进,摒弃了一切复杂的心理探索或其他艺术装饰。故事主要从儿童的角度切入,主演赵会会的表现非常出色。整部影片给人一种颗粒感及粗糙质地,节奏缓慢,似停滞不前,为描绘主要角色的悲惨生活增色不少。它毫不留情,也未做出任何妥协来满足观众对获得慰借和美好结局的期盼。《血蝉》是从内在和下层阶级的角度,来透视中国的绝佳途径,它已经成为独立纪录片和剧情片中的先锋之作。

迈克尔·克拉克博士(伦敦国王学院),帕特里齐亚(意大利文化因诺琴蒂基金会,北京)


外部链接


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