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All FilmsThemesGenresDirectorsAboutContactTeamEN

妈妈

Mama

199190 mins|导演 Zhang Yuan 张元


导言

妈妈是中国最早期的独立故事片之一,也是导演张元称作是他拍的第一部“纪实故事片”。该电影采用了通常在纪录片拍摄中使用的纪实手法,用于表现残疾边缘人物的生活窘境。作为导演张元的处女作,妈妈和王小帅的电影以及贾樟柯早期的电影一道,标志着中国所谓“第六代”电影导演的崛起。大多数场景拍摄于张元在北京装修简陋的公寓,妈妈以一种格外感性的角度描述了单亲妈妈、图书管理员梁丹和他患有严重自闭症和癫痫的儿子冬冬之间的关系。电影让我们发现残障人士和社会边缘群体得不到足够的社会支持,而这也导致了家庭关系的紧张。冬冬缺失的父亲,远在他乡打工,对家庭生活以及影响儿子生活的重大决定漠不关心。不论是中国还是外国的观众,都会对电影几近色情的母子间亲密的肌肤关系所挑战,梁丹一边为儿子按摩,一边轻声地讲话,与此同时她还为了缓解冬冬的癫痫发作程度,用长长的白色绷带将其捆绑起来,而这很难不让人理解成是虐待,甚至是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

妈妈是中国最早期的独立故事片之一,也是导演张元称作是他拍的第一部“纪实故事片”。该电影采用了通常在纪录片拍摄中使用的纪实手法,用于表现残疾边缘人物的生活窘境。作为导演张元的处女作,妈妈和王小帅的电影以及贾樟柯早期的电影一道,标志着中国所谓“第六代”电影导演的崛起。大多数场景拍摄于张元在北京装修简陋的公寓,妈妈以一种格外感性的角度描述了单亲妈妈、图书管理员梁丹和他患有严重自闭症和癫痫的儿子冬冬之间的关系。电影让我们发现残障人士和社会边缘群体得不到足够的社会支持,而这也导致了家庭关系的紧张。冬冬缺失的父亲,远在他乡打工,对家庭生活以及影响儿子生活的重大决定漠不关心。不论是中国还是外国的观众,都会对电影几近色情的母子间亲密的肌肤关系所挑战,梁丹一边为儿子按摩,一边轻声地讲话,与此同时她还为了缓解冬冬的癫痫发作程度,用长长的白色绷带将其捆绑起来,而这很难不让人理解成是虐待,甚至是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由于在多重层面对观者存在冲击,以及其他原因,这部电影在刚刚上映时被禁放了整整两年。

Show more

观影笔记

上下文

张元(1963年生于南京)被许多人认为是中国纪实运动的先驱者,他也是虚构故事片中的纪实大师。除了他的这部纪实故事片处女作妈妈之外,张元蜚声海内外的还有他上个世纪90年代拍摄的一系列纪录电影,包括讲述90年代早期北京疏离青年中性、毒品与摇滚的北京杂种(1993)、纪录天安门广场的广场(1994)和有关不健全家庭与酗酒的儿子(1996)。从基于王小波小说改编的东宫西宫(1997)(参见YiMovi的其他资源)和家庭剧过年回家(1999)开始,张元更多地转向故事片创作,但他最近的电影仍继续保持纪录电影与叙事故事片杂糅的形式,拍摄风格十分具有创造性和独创性。
据称,在妈妈拍摄的时候,中国有1000万残障人士,其中只有少数的几千人能享受到适当的护理。根据官方的统计数字,在90年代初期,超过40%的残疾人是文盲,1500万残疾人生活在每天收入不足1美元的农村。有28%左右的残障儿童本应接受义务教育却未...

张元(1963年生于南京)被许多人认为是中国纪实运动的先驱者,他也是虚构故事片中的纪实大师。除了他的这部纪实故事片处女作妈妈之外,张元蜚声海内外的还有他上个世纪90年代拍摄的一系列纪录电影,包括讲述90年代早期北京疏离青年中性、毒品与摇滚的北京杂种(1993)、纪录天安门广场的广场(1994)和有关不健全家庭与酗酒的儿子(1996)。从基于王小波小说改编的东宫西宫(1997)(参见YiMovi的其他资源)和家庭剧过年回家(1999)开始,张元更多地转向故事片创作,但他最近的电影仍继续保持纪录电影与叙事故事片杂糅的形式,拍摄风格十分具有创造性和独创性。

据称,在妈妈拍摄的时候,中国有1000万残障人士,其中只有少数的几千人能享受到适当的护理。根据官方的统计数字,在90年代初期,超过40%的残疾人是文盲,1500万残疾人生活在每天收入不足1美元的农村。有28%左右的残障儿童本应接受义务教育却未能入学。虽然在之后情况有相当的改善,但这个庞大的数字以及背后许多残障人士的复杂需求,揭示着在当今中国,教育、社会支持与护理仍是残疾人需要面临的主要问题。

当梁丹恳求她极度漠然的丈夫,帮助她分担冬冬的照顾义务时,冬冬的爸爸只是鼓励梁丹把冬冬送到福利院,再生一个孩子“重新开始”。在一家只能生一个孩子的年代,独生子女出现残疾后,法律允许父母再生育第二个孩子。

Show more

概要

冬冬的智力发育受到儿时一次事故的严重影响,他的语言发展及学习能力受到严重限制甚至是退化,也使他经常受到严重癫痫发作带来的影响。他不说话,对除了吃和让妈妈按摩时偶尔带来的身体愉悦反应也非常有限,还经常在错误的时间和情景下放松自己。电影的情节设计打破传统,围绕着梁丹一次又一次摒弃放弃冬冬以及把他送到福利院的想法而展开。我们不得不和梁丹一起,经历着冬冬因为破坏正常学校教学而被学校开除的遭遇,就像一扇扇门无情地关在她的面前。她也被所在的图书馆劝退,母子俩最终孤独地相依为命。冬冬爸爸的解决方案是鼓励梁丹再要一个孩子,重新开始,因为在独生子女的政策环境下,一对夫妇如果孩子是残疾人,允许再生育第二个孩子。虽然没有一个人是坏人,但是由于缺乏帮助、家庭支持或者任何可以从政府申请到的实质意义上的救助,无声的绝望在累积。影片中唯一能带给人些许愉悦的,是母子俩在回农村家的路上时,冬冬被身边的水、风和小动物所吸引,...

冬冬的智力发育受到儿时一次事故的严重影响,他的语言发展及学习能力受到严重限制甚至是退化,也使他经常受到严重癫痫发作带来的影响。他不说话,对除了吃和让妈妈按摩时偶尔带来的身体愉悦反应也非常有限,还经常在错误的时间和情景下放松自己。电影的情节设计打破传统,围绕着梁丹一次又一次摒弃放弃冬冬以及把他送到福利院的想法而展开。我们不得不和梁丹一起,经历着冬冬因为破坏正常学校教学而被学校开除的遭遇,就像一扇扇门无情地关在她的面前。她也被所在的图书馆劝退,母子俩最终孤独地相依为命。冬冬爸爸的解决方案是鼓励梁丹再要一个孩子,重新开始,因为在独生子女的政策环境下,一对夫妇如果孩子是残疾人,允许再生育第二个孩子。虽然没有一个人是坏人,但是由于缺乏帮助、家庭支持或者任何可以从政府申请到的实质意义上的救助,无声的绝望在累积。影片中唯一能带给人些许愉悦的,是母子俩在回农村家的路上时,冬冬被身边的水、风和小动物所吸引,脸上出现了一线生机。影片以冬冬在回家的路上神秘失踪在火车站为结尾,呼啸的火车旁,梁丹无助地奔跑着,最终还是发现冬冬的尸体躺在铁轨上。他是在癫痫发作的时候被火车撞死还是死于痉挛?我们无从得知。我们所知道的,只是梁丹无尽的痛苦和无助。她似乎感受不到一点解脱,好像她生命中最美好的部分已经随着冬冬离去,在绝望与痛苦中,她和冬冬不被人所看见和爱护。

Show more

电影艺术

在妈妈具有视觉冲击的开场镜头中,梁丹和冬冬在床间阴影中紧紧地靠在一起,妈妈一边用温柔又带有节奏的声音哄着他睡觉,一边抚摸着冬冬的胴体。他裸露的四肢和躯体,同时又被梁丹轻柔地用洁白的亚麻绑带缠绕,支撑着他,防止他出现再次痉挛。他们内心生命的安全感,梁丹母爱的投入和孩子安静中那双无邪的眼睛,与梁丹为冬冬苦苦找寻学校形成苍白的反差,这种反差还体现在梁丹工作单位的官僚和人情淡漠,使得他们母子的这份单纯无地自容。孩子就在梁丹工作的图书馆,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无人问津,他的未来也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带来任何希望。我们感觉电影中的每一天都漫无天日,而这种乏味被黑白映画无限拉长。但这部电影本身是抵抗乏味的,比如我们可以感受到母亲未满足的性被忽视,以及她如何通过母爱的不断投入、受挫以及最终压抑的暴力而得以发泄。梁丹与冬冬之间的爱和他们的失败,通过一连串的彩色纪实镜头得以慰藉,镜头中实际生活中患有严重自闭症和...

在妈妈具有视觉冲击的开场镜头中,梁丹和冬冬在床间阴影中紧紧地靠在一起,妈妈一边用温柔又带有节奏的声音哄着他睡觉,一边抚摸着冬冬的胴体。他裸露的四肢和躯体,同时又被梁丹轻柔地用洁白的亚麻绑带缠绕,支撑着他,防止他出现再次痉挛。他们内心生命的安全感,梁丹母爱的投入和孩子安静中那双无邪的眼睛,与梁丹为冬冬苦苦找寻学校形成苍白的反差,这种反差还体现在梁丹工作单位的官僚和人情淡漠,使得他们母子的这份单纯无地自容。孩子就在梁丹工作的图书馆,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无人问津,他的未来也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带来任何希望。我们感觉电影中的每一天都漫无天日,而这种乏味被黑白映画无限拉长。但这部电影本身是抵抗乏味的,比如我们可以感受到母亲未满足的性被忽视,以及她如何通过母爱的不断投入、受挫以及最终压抑的暴力而得以发泄。梁丹与冬冬之间的爱和他们的失败,通过一连串的彩色纪实镜头得以慰藉,镜头中实际生活中患有严重自闭症和上学困难孩子的家长,讲述着他们在面对相似情境下自身的经历和情感,号召我们关注真实世界中这些鲜活的故事,虽然我们仍处在电影的虚幻世界中。

Show more

讨论点

中国残障人士的状况:残障是如何使他们边缘化,好像他们比别人低一等的?
纪实电影在描述中国社会现实中所起的作用
残障在中国的认知:是巫术、造孽或是在社会中无用?仅仅是身体正常人的负担?
上学困难儿童向主流教育的融入与疏离
母爱/家庭关系与责任
国家与公民权利:国家应对其国民负有哪些责任?
张元的电影在中国纪实故事片历史中的地位如何?
这部电影是如何描摹女性的绝望的?

  • 中国残障人士的状况:残障是如何使他们边缘化,好像他们比别人低一等的?

  • 纪实电影在描述中国社会现实中所起的作用

  • 残障在中国的认知:是巫术、造孽或是在社会中无用?仅仅是身体正常人的负担?

  • 上学困难儿童向主流教育的融入与疏离

  • 母爱/家庭关系与责任

  • 国家与公民权利:国家应对其国民负有哪些责任?

  • 张元的电影在中国纪实故事片历史中的地位如何?

  • 这部电影是如何描摹女性的绝望的?


外部链接


教与学

Jason McGrath, ‘The Urban Generation: Underground and Independent Films from the PRC’, in Lim & Wards, eds., The Chinese Cinema Book (2011), Ch. 18, pp. 167-168
Jia Xu, ‘A Brief History of Chinese Independent Film [in conversation] with Tony Rayns’, http://festivalists.com/post/46673581077/tonyrayns [See Pp. 4-5 of this online transcript of an interview with veteran film festival programmer and Ch...

Jason McGrath, ‘The Urban Generation: Underground and Independent Films from the PRC’, in Lim & Wards, eds., The Chinese Cinema Book (2011), Ch. 18, pp. 167-168

Jia Xu, ‘A Brief History of Chinese Independent Film [in conversation] with Tony Rayns’, http://festivalists.com/post/46673581077/tonyrayns [See Pp. 4-5 of this online transcript of an interview with veteran film festival programmer and Chinese film historian Tony Rayns, in which Rayns sheds an unusual and highly critical light on Zhang Yuan’s role in the making of Mama, in effect accusing him of having ‘stolen’ the film from director Wang Xiaoshuai during its development]

Show more

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