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All FilmsThemesGenresDirectorsAboutContactTeamEN

老唐頭

Shattered

2011105 mins|导演 Xu Tong 徐童


导言

《老唐头》的拍摄地点是河北省农村一个孤零零的角落,表现了父女之间艰难的关系。父亲唐希信,80岁,丧偶,以前是铁路工人;成年女儿唐彩凤,以前是妓女,现在在小镇上开色情按摩店,做皮肉生意和非法采矿。
Michael CLARK博士(伦敦国王学院)

《老唐头》的拍摄地点是河北省农村一个孤零零的角落,表现了父女之间艰难的关系。父亲唐希信,80岁,丧偶,以前是铁路工人;成年女儿唐彩凤,以前是妓女,现在在小镇上开色情按摩店,做皮肉生意和非法采矿。

Michael CLARK博士(伦敦国王学院)


观影笔记

上下文

《老唐头》是徐童导演2008到2011年拍摄的“游民三部曲”记录片的第三部,拍摄对象是今天生活在中国北方游离在社会和法律边缘的非主流人员。《麦收》(2008年)近距离表现了在北京城乡结合部的粗陋妓院里居住和工作的一群兼职季节性性工作者。《算命》(2009年)拍摄的是河北省一个小县城一对贫穷、边缘化、一无所有的夫妻的生活,丈夫是盲人、部分残疾的算命先生,妻子是聋哑人,两人被自己的家庭嫌弃抛弃,被健全人的社会忽视,主要依靠其他贫穷、边缘化人员包括小镇性工作者的慷慨维持生活。导演徐童(1965年生于北京)在中国传媒大学学习新闻摄影,后转向记录片拍摄。徐童现在是在外国最知名的中国记录片制作者之一,他说自己是“游牧”或“游民”电影制作者。《老唐头》与《麦收》(2008年)和《算命》(2009年)一起构成他的“游民三部曲”记录片,拍摄的都是现在中国北方游离在社会和法律边缘的非主流人员。徐童的作品基本上...

《老唐头》是徐童导演2008到2011年拍摄的“游民三部曲”记录片的第三部,拍摄对象是今天生活在中国北方游离在社会和法律边缘的非主流人员。《麦收》(2008年)近距离表现了在北京城乡结合部的粗陋妓院里居住和工作的一群兼职季节性性工作者。《算命》(2009年)拍摄的是河北省一个小县城一对贫穷、边缘化、一无所有的夫妻的生活,丈夫是盲人、部分残疾的算命先生,妻子是聋哑人,两人被自己的家庭嫌弃抛弃,被健全人的社会忽视,主要依靠其他贫穷、边缘化人员包括小镇性工作者的慷慨维持生活。 导演徐童(1965年生于北京)在中国传媒大学学习新闻摄影,后转向记录片拍摄。徐童现在是在外国最知名的中国记录片制作者之一,他说自己是“游牧”或“游民”电影制作者。《老唐头》与《麦收》(2008年)和《算命》(2009年)一起构成他的“游民三部曲”记录片,拍摄的都是现在中国北方游离在社会和法律边缘的非主流人员。 徐童的作品基本上属于中国版的手持摄像机、直接观察式记录片拍摄,他的多部电影,尤其是《麦收》受到严重批评,因为直接侵入拍摄对象的隐私,没有遵守通常采用的掩盖拍摄对象真实身份的规矩。在徐童的许多作品中,他似乎同情甚至与许多拍摄对象的边缘化和藐视服从有共鸣。他最新的作品《挖眼睛》,是内蒙古极为非主流、半违法的盲人游牧音乐家的史诗般人种文化记录片,也基本遵循同样的路线。

对徐童的采访

Michael CLARK(伦敦国王学院)和Patrizia LIBERATI(意大利驻华使馆文化处,北京)

Show more

概要

快要过年了,唐希信的成年子女逐个来看他,他跟每一个孩子都吵。他曾是铁路工人,现在独处厌世,以前是强硬的共产党员,现在靠怀旧生活。唯一一个能留下来陪他一阵子的是他的女儿唐彩凤,她以前是妓女,现在经营妓院,在河北非法煤矿投了钱,梦想着迅速致富。唐希信基本上活在过去,活在中国共产主义事业初创的年代,邓小平领导的改革时代还没有到来,国家支持的资本主义洪流还没有到来。他的有创业精神的女儿唐彩凤,对法律和工作人员的权利有些藐视,似乎代表了新中国的精神,不计代价地痴迷于追求财富和自我膨胀。不过,虽然存在这些极大反差和显然的代际和文化冲突,有些东西似乎鬼使神差地把他们俩聚在一起。徐童导演大段使用第一人称对着摄像机讲述和墙上苍蝇般观察式记录片拍摄手法,呈现中国许多现代家庭乃至整个中国当今社会中复杂的代沟、意识形态冲突和文化断层。在这个过程中,影片邀请观众反思中国大家庭的未来,自问这种越来越支离破碎的社会怎么...

快要过年了,唐希信的成年子女逐个来看他,他跟每一个孩子都吵。他曾是铁路工人,现在独处厌世,以前是强硬的共产党员,现在靠怀旧生活。唯一一个能留下来陪他一阵子的是他的女儿唐彩凤,她以前是妓女,现在经营妓院,在河北非法煤矿投了钱,梦想着迅速致富。唐希信基本上活在过去,活在中国共产主义事业初创的年代,邓小平领导的改革时代还没有到来,国家支持的资本主义洪流还没有到来。他的有创业精神的女儿唐彩凤,对法律和工作人员的权利有些藐视,似乎代表了新中国的精神,不计代价地痴迷于追求财富和自我膨胀。不过,虽然存在这些极大反差和显然的代际和文化冲突,有些东西似乎鬼使神差地把他们俩聚在一起。徐童导演大段使用第一人称对着摄像机讲述和墙上苍蝇般观察式记录片拍摄手法,呈现中国许多现代家庭乃至整个中国当今社会中复杂的代沟、意识形态冲突和文化断层。在这个过程中,影片邀请观众反思中国大家庭的未来,自问这种越来越支离破碎的社会怎么可能满足边缘人作为人的需要,他们进不了多姿多彩的城市中产阶级,也成不了商业或政治的精英。

Michael CLARK博士(伦敦国王学院)

Show more

电影艺术

徐童的作品,包括《老唐头》,基本上属于中国版的直接观察式记录片拍摄手法,他的多部电影,尤其是《麦收》受到严重批评,因为直接侵入拍摄对象的隐私,没有遵守通常采用的掩盖拍摄对象真实身份的规矩。或者,对拍摄对象不道德或反社会的意见和行为没有做出任何评论或批评,比如《老唐头》。不过,这似乎是记录片拍摄者为了呈现边缘人的当代中国社会现实生活而蓄意做出的选择,他们很少出现在主流媒体报道中,他们常常非主流的经历一般得不到报道或表现。
Michael CLARK博士(伦敦国王学院)

徐童的作品,包括《老唐头》,基本上属于中国版的直接观察式记录片拍摄手法,他的多部电影,尤其是《麦收》受到严重批评,因为直接侵入拍摄对象的隐私,没有遵守通常采用的掩盖拍摄对象真实身份的规矩。或者,对拍摄对象不道德或反社会的意见和行为没有做出任何评论或批评,比如《老唐头》。不过,这似乎是记录片拍摄者为了呈现边缘人的当代中国社会现实生活而蓄意做出的选择,他们很少出现在主流媒体报道中,他们常常非主流的经历一般得不到报道或表现。

Michael CLARK博士(伦敦国王学院)


外部链接


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