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All FilmsThemesGenresDirectorsAboutContactTeamEN

在一起

Together

201184 mins|导演 Zhao Liang 赵亮


导言

《在一起》(2011年)是赵亮拍摄的一部“官方”记录片。赵亮是中国最知名的独立记录片拍摄制作者。这部电影表面上讲的是顾长卫导演的故事片《最爱》(2011年)的拍摄过程,实际上是中国今天感染艾滋病毒/艾滋病人群的日常生活。所以,影片里有显示地点的《最爱》演职员艾滋病毒阳性和阴性成员之间日常工作关系和较为个人和非正式交流的影像,也有电影制作者本人通过中国艾滋病毒阳性互联网聊天室在线联系的各种社会环境和阶层的几位艾滋病毒阳性男性和女性的采访材料和个人证言。影片也有举行的高级别官方会议,讨论如果可能从政治上管理这部记录片拍摄的一些有意思的片段,还有演员章子怡直接面对镜头发出呼吁,呼吁中国人更理解同情艾滋病毒/艾滋病受害者,停止对艾滋病毒/艾滋病受害者的社会排斥、污名化和歧视。
Marta HANSON博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巴尔的摩)和Michael CLARK博士(伦敦国王学院)

《在一起》(2011年)是赵亮拍摄的一部“官方”记录片。赵亮是中国最知名的独立记录片拍摄制作者。这部电影表面上讲的是顾长卫导演的故事片《最爱》(2011年)的拍摄过程,实际上是中国今天感染艾滋病毒/艾滋病人群的日常生活。所以,影片里有显示地点的《最爱》演职员艾滋病毒阳性和阴性成员之间日常工作关系和较为个人和非正式交流的影像,也有电影制作者本人通过中国艾滋病毒阳性互联网聊天室在线联系的各种社会环境和阶层的几位艾滋病毒阳性男性和女性的采访材料和个人证言。影片也有举行的高级别官方会议,讨论如果可能从政治上管理这部记录片拍摄的一些有意思的片段,还有演员章子怡直接面对镜头发出呼吁,呼吁中国人更理解同情艾滋病毒/艾滋病受害者,停止对艾滋病毒/艾滋病受害者的社会排斥、污名化和歧视。

Marta HANSON博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巴尔的摩)和Michael CLARK博士(伦敦国王学院)

Show more

观影笔记

上下文

在《最爱》剧本和脚本编写的早期阶段,就有对《最爱》电影摄制过程制作记录片,并且委托知名的独立记录片制作人赵亮来拍摄的想法。不过,这部记录片很快就有了自己的命运,主要是因为中国卫生部的干预,卫生部提供了财务和政治支持,帮助把它变成代表善意宣传的电影,表明政府政策对艾滋病毒/艾滋病的新方向,以及更为重要的对艾滋病毒/艾滋病感染者的社会包容。这部电影仍旧是表现当代中国艾滋病毒阳性男性和女性各种经历的重要记录片,但是这个方面较大程度上被里面的政治信息掩盖了。政治信息呼吁需要在日常社会交往中,对艾滋病毒/艾滋病和艾滋病毒阳性人士更加开放包容,终结隐秘、污名化和排斥。
导演赵亮(1971年生于辽宁丹东)是鲁迅美术学院沈阳校区的毕业生,一开始从事艺术摄影,现在是中国新记录片最重要的实践者之一。20世纪90年代末,赵亮制作了几部启发思想和感受的“论文电影”和观察式记录片。其中,最著名的是《告别圆明园》,讲...

在《最爱》剧本和脚本编写的早期阶段,就有对《最爱》电影摄制过程制作记录片,并且委托知名的独立记录片制作人赵亮来拍摄的想法。不过,这部记录片很快就有了自己的命运,主要是因为中国卫生部的干预,卫生部提供了财务和政治支持,帮助把它变成代表善意宣传的电影,表明政府政策对艾滋病毒/艾滋病的新方向,以及更为重要的对艾滋病毒/艾滋病感染者的社会包容。这部电影仍旧是表现当代中国艾滋病毒阳性男性和女性各种经历的重要记录片,但是这个方面较大程度上被里面的政治信息掩盖了。政治信息呼吁需要在日常社会交往中,对艾滋病毒/艾滋病和艾滋病毒阳性人士更加开放包容,终结隐秘、污名化和排斥。

导演赵亮(1971年生于辽宁丹东)是鲁迅美术学院沈阳校区的毕业生,一开始从事艺术摄影,现在是中国新记录片最重要的实践者之一。20世纪90年代末,赵亮制作了几部启发思想和感受的“论文电影”和观察式记录片。其中,最著名的是《告别圆明园》,讲的是拆掉北京颐和园遗址附近的艺术村;《纸飞机》(2001年)讲的是在北京的一群年轻移民的生活,其中许多对海洛因成瘾。之后,赵亮把镜头对准中国刑事司法管理,这样的几部记录片从《在江边》(2005年)开始,然后是《罪与罚》(2007年),还有具有高度争议的《上访》(2009年)。他最近的主要作品是《悲兮魔兽》(2015年),讲的是露天煤矿开采对劳动力的无情剥削和对内蒙古草原的破坏。电影的影像同时美丽和可怕,吸引了西方批评家的广泛赞誉,在西方电影节上赢得多项大奖。《在一起》(2010年)是一部准官方的记录片,讲的是电影《最爱》的拍摄过程以及中国艾滋病毒/艾滋病感染者生活的日常现实,是赵亮早先作品中的例外。它部分由中国卫生部资助和支持,作为政府宣传反对针对艾滋病毒阳性人士的歧视和污名化,得到大量推广。不过,《悲兮魔兽》(2015年)的拍摄让赵亮又回到了他专属的伦理方向的独立记录片摄制,并且更加宏大。

Marta HANSON(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巴尔的摩),Patrizia LIBERATI(意大利驻华使馆文化处,北京)和Michael CLARK(伦敦国王学院)

Show more

概要

由于《在一起》这部电影的构思、筹备、制作、编辑和包装供公众观赏的特定历史,它其实是几部电影杂糅成了一部电影。它是参与者/观察者对拍摄一部非同寻常的故事片电影的自发社会交往和个人承诺的记录片,也是根据采访材料和个人证言对中国艾滋病毒/艾滋病的调查性报道,也是帮助改变社会态度、支持新公共政策行动的官方公共卫生信息兼宣传电影。从其中任何一方面看,对研究中国医学人文都是极其有意义的,即便哪一个方面都没能在最终版本中全面展开。就像美国关于艾滋病毒/艾滋病的电影,比如《费城故事》或《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在一起》不只是对要记录的医学社会现实历史思考或反思,而是它本身就是这一历史的一部分。
Marta HANSON博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巴尔的摩)和Michael CLARK博士(伦敦国王学院)

由于《在一起》这部电影的构思、筹备、制作、编辑和包装供公众观赏的特定历史,它其实是几部电影杂糅成了一部电影。它是参与者/观察者对拍摄一部非同寻常的故事片电影的自发社会交往和个人承诺的记录片,也是根据采访材料和个人证言对中国艾滋病毒/艾滋病的调查性报道,也是帮助改变社会态度、支持新公共政策行动的官方公共卫生信息兼宣传电影。从其中任何一方面看,对研究中国医学人文都是极其有意义的,即便哪一个方面都没能在最终版本中全面展开。就像美国关于艾滋病毒/艾滋病的电影,比如《费城故事》或《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在一起》不只是对要记录的医学社会现实历史思考或反思,而是它本身就是这一历史的一部分。

Marta HANSON博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巴尔的摩)和Michael CLARK博士(伦敦国王学院)


电影艺术

与导演早期的参加者/观察式记录片不同,《在一起》主要用手持摄像机拍摄,没有脚本或故事版。电影中既有比较自发、即兴的场景,也有比较常规的拍摄顺序,其中一些有脚本和舞台管理,还有经过编辑的个人证言。这也是赵亮第一次既使用不知名的、一般都是匿名的非专业演员,也使用非常著名的专业演员,这产生了几种相当不同和对比明显的与观众交流方式,有时候在同一幕场景内。这一有时候尴尬的混杂方式反映了这部电影的双重起源,一个是作为独立的记录片,另一个是政府支持的政策举措,目的是影响中国老百姓观众的思想和感受。所以,《在一起》缺乏记录片的“纯洁”和赵亮早期电影的无所畏惧的政治独立性。但是,这一混杂的特征反而使这部电影更有意思,它一方面展现了中国记录片电影摄制的历史,另一方面也有助于理解大众媒体在现代中国社会和文化中的作用。
Marta HANSON博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巴尔的摩)和Michael CLARK博士(伦...

与导演早期的参加者/观察式记录片不同,《在一起》主要用手持摄像机拍摄,没有脚本或故事版。电影中既有比较自发、即兴的场景,也有比较常规的拍摄顺序,其中一些有脚本和舞台管理,还有经过编辑的个人证言。这也是赵亮第一次既使用不知名的、一般都是匿名的非专业演员,也使用非常著名的专业演员,这产生了几种相当不同和对比明显的与观众交流方式,有时候在同一幕场景内。这一有时候尴尬的混杂方式反映了这部电影的双重起源,一个是作为独立的记录片,另一个是政府支持的政策举措,目的是影响中国老百姓观众的思想和感受。所以,《在一起》缺乏记录片的“纯洁”和赵亮早期电影的无所畏惧的政治独立性。但是,这一混杂的特征反而使这部电影更有意思,它一方面展现了中国记录片电影摄制的历史,另一方面也有助于理解大众媒体在现代中国社会和文化中的作用。

Marta HANSON博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巴尔的摩)和Michael CLARK博士(伦敦国王学院)

Show more

讨论点

这部记录片中出现了哪些类型的艾滋病毒阳性人士?
谁愿意显露自己的身份,谁不愿意?如何解释这一差异?
这一电影类型对处理艾滋病毒/艾滋病的诸多社会、公共卫生、医疗问题有什么优势?
你认为导演赵亮在与中国政府和官方审查合作时要应对哪些局限?
这部记录片以哪种方式、通过哪些人与电影《最爱》的摄制是交叉的?它如何扩大电影《最爱》的信息?
对艾滋病毒阳性人士的经历、认识和奋争,聚焦中国农村血站传染人士的电影《最爱》和小说《丁庄梦》不能表现,但这部记录片能表现的有哪些?

  • 这部记录片中出现了哪些类型的艾滋病毒阳性人士?

  • 谁愿意显露自己的身份,谁不愿意?如何解释这一差异?

  • 这一电影类型对处理艾滋病毒/艾滋病的诸多社会、公共卫生、医疗问题有什么优势?

  • 你认为导演赵亮在与中国政府和官方审查合作时要应对哪些局限?

  • 这部记录片以哪种方式、通过哪些人与电影《最爱》的摄制是交叉的?它如何扩大电影《最爱》的信息?

  • 对艾滋病毒阳性人士的经历、认识和奋争,聚焦中国农村血站传染人士的电影《最爱》和小说《丁庄梦》不能表现,但这部记录片能表现的有哪些?


外部链接


教与学

Adams, Vincanne, Kathleen Erwin, and Phuoc V Le, ‘Public Health Works: Blood Donation in Urban China’, Social Science and Medicine (2006) 68 (3): 410-418.
Berry, Chris, Lu Xinyu, Lisa Rofel eds. The New Chinese Documentary Film Movement,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2011. Chapter 8, ‘Alternative Archive: China’s Independent Documentary Culture’, 135-154.
Li, Li 李力 ‘Alone Together: Contagion, Stigma...

Adams, Vincanne, Kathleen Erwin, and Phuoc V Le, ‘Public Health Works: Blood Donation in Urban China’, Social Science and Medicine (2006) 68 (3): 410-418.

Berry, Chris, Lu Xinyu, Lisa Rofel eds. The New Chinese Documentary Film Movement,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2011. Chapter 8, ‘Alternative Archive: China’s Independent Documentary Culture’, 135-154.

Li, Li 李力 ‘Alone Together: Contagion, Stigmatization and Utopia as Therapy in Zhao Liang’s AIDS Documentary Together’, ch. 8 in Chow, Howard Y.F. Discourses of Disease: Writing Illness, the Mind and Body in Modern China (Leiden: Brill, 2016): 231-51.

  • Guo Jinhua and Arthur Kleinman, ‘Stigma: HIV/AIDS, Mental Illness and China’s Nonpersons’, in Kleinman, Yau, Jun et al, Deep China: The Moral Life of the Person. What Anthropology and Psychiatry Tell Us about China Today (Berkeley and Los Angeles, Calif., and Londo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11), ‘Stigma related to HIV/AIDS’, pp. 248-256, and ‘Conclusion’, pp. 256-259

Edwards, Dan. ‘The Right to be Public and a Public with Rights’, section on ‘AIDS and Activism: The Central Plains and Care and Love’, in Dan Edwards, Independent Chinese Documentary: Alternative Visions, Alternative Publics (Edinburgh; 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 2013) [On other recent Chinese independent documentaries on the HIV/AIDS epidemic in central China]

Show more

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