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All FilmsThemesGenresDirectorsAboutContactTeamEN

在一起的时光

Wellspring

200249 mins|导演 Sha Qing 沙青


导言

《在一起的时光》是沙青执导、季丹制作的一部独立纪录片。在此之后,季丹继续执导了几部重要的纪录片。本片讲述了一个农村家庭如何面对患有严重脑瘫、只能用脚交流的独生子不断恶化的健康状况。他进食很困难,不想再接受任何进一步的手术治疗。孩子父亲拼命寻医问药,孩子无可避免地走向人生终点,一家人陷入了紧张气氛之中。2003年,《在一起的时光》在亚洲最重要的山形国际纪录片电影节赢得“亚洲新潮流小川绅介奖”。电影节评委这样评价这部影片:“这个经济困难家庭在照顾一个残疾儿童过程中的合作与冲突引发人们的共情。”影片不仅从疾病的社会和家庭两方面提供了独到见解,同时也提出了有关医疗保健的享有权、拒绝治疗的权利、儿童患者的权利、隐私以及纪录片道德等诸多问题。
Professor Chris BERRY (King's College London)

《在一起的时光》是沙青执导、季丹制作的一部独立纪录片。在此之后,季丹继续执导了几部重要的纪录片。本片讲述了一个农村家庭如何面对患有严重脑瘫、只能用脚交流的独生子不断恶化的健康状况。他进食很困难,不想再接受任何进一步的手术治疗。孩子父亲拼命寻医问药,孩子无可避免地走向人生终点,一家人陷入了紧张气氛之中。2003年,《在一起的时光》在亚洲最重要的山形国际纪录片电影节赢得“亚洲新潮流小川绅介奖”。电影节评委这样评价这部影片:“这个经济困难家庭在照顾一个残疾儿童过程中的合作与冲突引发人们的共情。”影片不仅从疾病的社会和家庭两方面提供了独到见解,同时也提出了有关医疗保健的享有权、拒绝治疗的权利、儿童患者的权利、隐私以及纪录片道德等诸多问题。

Professor Chris BERRY (King's College London)


观影笔记

上下文

沙青和季丹是始于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独立纪录片文化运动的参与者,那时,一些导演开始到体制外工作。1997年前后,高质量的迷你DV摄影机随手可得,独立记录片空前繁荣起来。当时,沙青和季丹紧密协作,并以西藏生活为题材拍摄了两部广受欢迎的影片:《贡布的幸福生活》(2003)和《老人们》(1999)。然而最近几年,沙青的作品数量减少了。最近的一部影片《独自存在》(2016)透露出他面临着一场重大的存在危机,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通过纪录片与拍摄对象和观众沟通交流,而且,最近几年,他自己也活得越来越遁世。
中国的独立纪录片以关注社会边缘群体以及通常上不了主流电视节目的人物故事而闻名,倾向于拍摄有新闻价值的故事。《在一起的时光》就属于这个类型。影片以一种强有力的罕见视角表现了平凡的农村人的生活。甚至连影片导演沙青多年后遭遇的存在危机以及他对纪录片价值的与日俱增的怀疑也属于这类话题,电影界越来越广泛地质...

沙青和季丹是始于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独立纪录片文化运动的参与者,那时,一些导演开始到体制外工作。1997年前后,高质量的迷你DV摄影机随手可得,独立记录片空前繁荣起来。当时,沙青和季丹紧密协作,并以西藏生活为题材拍摄了两部广受欢迎的影片:《贡布的幸福生活》(2003)和《老人们》(1999)。然而最近几年,沙青的作品数量减少了。最近的一部影片《独自存在》(2016)透露出他面临着一场重大的存在危机,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通过纪录片与拍摄对象和观众沟通交流,而且,最近几年,他自己也活得越来越遁世。

中国的独立纪录片以关注社会边缘群体以及通常上不了主流电视节目的人物故事而闻名,倾向于拍摄有新闻价值的故事。《在一起的时光》就属于这个类型。影片以一种强有力的罕见视角表现了平凡的农村人的生活。甚至连影片导演沙青多年后遭遇的存在危机以及他对纪录片价值的与日俱增的怀疑也属于这类话题,电影界越来越广泛地质疑导演将事业成功建立在他人痛苦之的影片制作道德。

Professor Chris BERRY (King's College London)

Show more

概要

《在一起的时光》拍摄的是陕西省合阳县一户农村人家,儿子熙冠患有脑瘫。父亲母亲、儿子和女儿一家四口住在一起,有时爷爷奶奶会来看望他们。影片以时间为线索,记录了剧组在二月、五月、七月三次上门拍摄的情景。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越来越令人感到绝望。第一次拍摄时,熙冠不能说话,不能走路,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动作。家人通过他脚的动作来试着理解他想要表达什么。父亲找不到工作,就一边种地一边照顾儿子。由于儿子吞咽食物越来越困难,他把儿子带到西安看病,妻子也在那里工作。医生怕孩子瘫痪,所以不建议手术。但是也提到了手术费用。通过解读儿子脚的动作发现,他不想再要任何医生或者医疗干预。到了五月,情况变得更糟了。家里人开始讨论如何筹钱,在这个问题上,家庭成员间有些紧张情绪。面对困境,孩子和父母都流泪了。熙冠明显更瘦了,我们得知他只能吃流食了。母亲的画外音说,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他们不想让儿子受苦,可父亲又不想放弃。...

《在一起的时光》拍摄的是陕西省合阳县一户农村人家,儿子熙冠患有脑瘫。父亲母亲、儿子和女儿一家四口住在一起,有时爷爷奶奶会来看望他们。影片以时间为线索,记录了剧组在二月、五月、七月三次上门拍摄的情景。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越来越令人感到绝望。第一次拍摄时,熙冠不能说话,不能走路,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动作。家人通过他脚的动作来试着理解他想要表达什么。父亲找不到工作,就一边种地一边照顾儿子。由于儿子吞咽食物越来越困难,他把儿子带到西安看病,妻子也在那里工作。医生怕孩子瘫痪,所以不建议手术。但是也提到了手术费用。通过解读儿子脚的动作发现,他不想再要任何医生或者医疗干预。到了五月,情况变得更糟了。家里人开始讨论如何筹钱,在这个问题上,家庭成员间有些紧张情绪。面对困境,孩子和父母都流泪了。熙冠明显更瘦了,我们得知他只能吃流食了。母亲的画外音说,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他们不想让儿子受苦,可父亲又不想放弃。后来,熙冠的姐姐告诉爷爷,除了水,弟弟拒绝任何东西,包括牛奶。电影以七月的探访结尾。熙冠还活着,但是比以前更瘦了。我们意识到可能在眼睁睁看着一个小孩饿死。

Professor Chris BERRY (King's College London)

Show more

电影艺术

《在一起的时光》提出了一系列问题,关于纪录片电影制作人的道德责任,关于童年还有医疗制度。首先,影片中有一幕,男孩的父亲与一个他认为能帮他上电视节目的朋友联系,希望公众了解自己家的情况,从而得到财务支援。这样的情景,含蓄地让人注意到独立纪录片场景和主流电视节目的不同。将主流媒体与纪录片制作者更持续关心的话题相对比,似乎也没比出什么结果。然而,电影制作人真的是在帮助熙冠吗?制作人冒着被指责连最起码的忙都不帮的风险,选择沿用中国独立纪录片运动青睐的“旁观者“视角。例如,熙冠独自一人在农舍院里坐在自制的轮椅里,向后倾斜到几乎就要摔倒的程度,但他们却仍然继续拍摄,表现他的无助,却没出手帮助。
对于那些喜爱此类电影拍摄模式的人而言,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从摄像机镜头前的世界抽离出来,确保观众所目睹的故事真实性。只有用刻意的疏离感去处理拍摄对象,才能够让观众完全体会到熙冠的困境和深深的无助。但是,这对...

《在一起的时光》提出了一系列问题,关于纪录片电影制作人的道德责任,关于童年还有医疗制度。首先,影片中有一幕,男孩的父亲与一个他认为能帮他上电视节目的朋友联系,希望公众了解自己家的情况,从而得到财务支援。这样的情景,含蓄地让人注意到独立纪录片场景和主流电视节目的不同。将主流媒体与纪录片制作者更持续关心的话题相对比,似乎也没比出什么结果。然而,电影制作人真的是在帮助熙冠吗?制作人冒着被指责连最起码的忙都不帮的风险,选择沿用中国独立纪录片运动青睐的“旁观者“视角。例如,熙冠独自一人在农舍院里坐在自制的轮椅里,向后倾斜到几乎就要摔倒的程度,但他们却仍然继续拍摄,表现他的无助,却没出手帮助。

对于那些喜爱此类电影拍摄模式的人而言,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从摄像机镜头前的世界抽离出来,确保观众所目睹的故事真实性。只有用刻意的疏离感去处理拍摄对象,才能够让观众完全体会到熙冠的困境和深深的无助。但是,这对于拍摄对象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帮助,至多只有点儿间接的帮助,把他们的故事搬上屏幕让更多的人看到,鼓励人们在将来去帮助那些有相同境况的人。

理应提供帮助而电影拍摄者却不去伸出援手时,观众内心很挣扎,也引起许多关于责任的思考:不光有熙冠爷爷的责任——他本来答应卖掉自家的两头牛为熙冠治病,后来却食言了,还有那些与这个家庭并无关系的人的责任,包括影片观众。仅仅是因为我们与熙冠没有关系,责任就少了一分吗?这其中有没有对于道德责任的不同理解?比如说,基督教观念中的“好撒玛利亚人”和相关的“慈善”理念;或者佛教所说的“业”和“为来世积福报”;又或者是孔子所倡导的“仁”(有时“仁”也被译为“altruism(利他主义)”)?这些理念在这样的情境下怎样体现出来的呢?

其次,是拍摄对象是否同意以及人们对同意的理解问题。熙冠的家人近乎绝望,正如在影片中所看到的,他们尽全力与电视台取得联系,他们觉得媒体宣传可能会带来益处。但是对于一个孩子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家庭而言,在是否同意这部纪录片的制作与拍摄上,他们究竟有多少余地呢?再者,征求熙冠本人同意了吗?这个问题尤其难以回答,原因有很多。首先,我们要通过熙冠家人对他腿部动作的翻译来理解在他们眼中,他在想什么。其次,作为一个未成年人,熙冠有能力来决定自己的未来和事情的走向吗?如果有的话,他有权力这么做吗?

儿童的童年问题总与隐私脱不了干系。摄像机侵入了这个家庭,让人盯着熙冠“看”,就像熙冠的爸爸带他去镇上时路人的围观。如果我们觉得路人没考虑到熙冠的感受的话,那我们又该怎样评价自己呢?这件事情在多大程度上算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又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关于隐私问题的文化差异呢?人们普遍认为西方文化过分强调保护隐私,而中国文化则几乎毫无保护隐私的意识。但是这种说法太过于简单了。比如说,我认为采访西方人询问他们的性生活问题,并不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是对于中国人而言,要让他们在摄像机前谈论性则十分困难。哪些是隐私,哪些不是,人们的看法不尽相同,而这对于如何敏感地对待他人的疾病也应有所启示。

熙冠对食物的排斥也引出了关于安乐死和生命神圣性的问题。当所有的治疗都指向无望时,熙冠爸爸坚持治疗是否应被视作是对儿子的承诺?亦或是为了满足自己不愿失去儿子的私心而不顾他所承受的痛苦?时下西方社会对于安乐死和生命神圣性的争论十分激烈,各家众说纷纭,反映出不同的宗教观、道德观和人权观。在中国是否对此也展开了辩论?

《在一起的时光》还引发了关于医疗保健权利的问题。对于一个濒死的、似乎无可救药的孩子而言,应该给予什么水平的医疗,花多少钱才合适呢?应该由谁来承担这笔费用呢?为什么孩子要因为父母的贫穷而备受折磨呢?医疗保健的提供问题,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话题。英国的国民卫生制度(NHS)为所有英国公民提供免费医疗服务,居民在接受诊疗服务时候无需支付任何费用,但是其成本和效果却备受争议。“奥巴马医疗”在美国国内备受争议,尽管美国十分富有,但实际上却几乎没有为其公民提供什么医疗保障。在中国,情况又如何呢?

最后,电影本身并没有把疾病单纯地当作一个孤独的个体的身体医疗状况来处理。正如其中文片名《在一起的时光》所暗示的那样,它将疾病当作群体经历。疾病固然最为深刻地影响着熙冠,但它同样影响着家庭中的每一个人以及他们彼此间的关系,影响着同舟共济互相支持的能力。电影向我们清晰地展现了一个观点,那就是要照顾这样一个孩子,需要调动一群人,情感上的投入超越了个人的物质利益——本片中,满足这个条件的就是他的家人。因此,影片的启示也许在于,如果熙冠想要在余生——无论有多漫长或多短暂——接受良好的医疗,那么医疗工作者需要和社会工作者合作,照顾好他的整个家庭。

Show more

讨论点

在拍摄他人遭受痛苦的纪录片时,有合乎伦理的方法吗?
在中国,在法律和文化的角度上是如何理解“童年”一词的?
熙冠有能力用任何有意义的方式决定自己的医疗问题吗?
本纪录片的拍摄对象中,有没有人能够真正对影片的拍摄表示同意?
在中国的医疗制度下,患者需要自己承担哪些费用?
我们应该将疾病视作生物学上的问题还是社会问题?

  • 在拍摄他人遭受痛苦的纪录片时,有合乎伦理的方法吗?

  • 在中国,在法律和文化的角度上是如何理解“童年”一词的?

  • 熙冠有能力用任何有意义的方式决定自己的医疗问题吗?

  • 本纪录片的拍摄对象中,有没有人能够真正对影片的拍摄表示同意?

  • 在中国的医疗制度下,患者需要自己承担哪些费用?

  • 我们应该将疾病视作生物学上的问题还是社会问题?


共享